中国历史故事网-手机版

网站首页 > 历史人物 >

李云龙原型王近山将军:战场上的王疯子

李云龙原型王近山将军
  战场上人称“王疯子”的王近山中将是我的父亲,他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1915年生于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15岁参加红军,20岁即成为红军年轻的师长,之后被誉为二野的“朱可夫”。他善打硬仗、恶仗,多次血洒疆场,死而后生,手残腿瘸还带兵入朝……
  
  这样一尊“战神”的情场传奇却充满了悲剧意味,坚决离婚之后,王近山丢官、丢党籍,发配农场十几年。1978年5月10日,他去世后,怎么对这个副参谋长“盖棺论定”进行评价,让南京军区斟酌再三,最后是邓小平打来电话拍板:人已经死了,不能下命令搞个名堂,就叫顾问吧。多年后王近山的文集出版,他的老政委邓小平题了四个大字:一代战将。
  
  战场上的王疯子
  
  很多人都说,电视剧《亮剑》主人公李云龙的原型就是王近山,特别是“打掉日本战地参观团”,更是王近山的经典战例。再加上他“王疯子”暴烈的性格,就难怪人们作此猜想了。
  李云龙原型王近山将军
  在我们兄弟姐妹看来,真要拿李云龙跟我的司令爸爸相比,有很大的不同。李云龙不修边幅,我的司令爸爸可是英俊洒脱,威武不凡。有时我们闲谈也说芷婀郑芏嗬弦槐驳慕П臼浅錾砬羁嗟哪嗤茸樱谡交鸱追芍校鞘裁闯删土怂堑男圩撕推誓兀
  
  1930年,爸爸参加红军的时候只有15岁。在一次与敌人的肉搏中,他身受重伤后,用刀砍、用牙咬,最后抱住敌人一起滚下悬崖,还奇迹般地活下来,从此获得了“王疯子”的绰号。爸爸屡立战功,17岁就升任红十师三十团营长,很快又升任十师二十八团副团长。到了18岁,在抵御蒋介石的“六路围攻”中,他率领二十八团坚守阵地,创造了红军一个团全歼敌人一个旅的光辉战例。
  
  爸爸说自己天生会打仗、会看地图,他说地图到了他的脑子里就成立体的了。他总能在战斗中打出自己的风格和水平,每战必出其不意,抓住敌人的要害,敢打恶仗、硬仗,所以受到首长徐向前的高度赞扬,还不到20岁时就已经当上了师长。
  
  1937年10月中下旬,在山西娘子关地区的七亘村,3天之内,司令爸爸两次成功地重叠伏击,歼灭了不可一世的日军400多人,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及装备。英国一位军事学家将这次战役列为世界十大经典战术之一。
  
  1943年,司令爸爸在率领部队到延安组建新编第四旅的途中,在山西洪洞县的韩略村“巧遇”日军“战地观摩团”。这支由步兵学校及其他部队的高级军官,包括1名少将旅团长、6名大佐联队长以及100多名中队长组成的队伍,全部被歼。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暴跳如雷,叫嚣:“再牺牲两个连队,也要吃掉这股共军!”而爸爸采取打了就跑的战术,致使冈村宁次的“铁滚式三层阵地新战法”因此流产。到达延安后,爸爸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并对他的这次战斗行动给予了高度评价。
  
  到了解放战争初期,爸爸是晋冀鲁豫野战军六纵司令员。定陶战役,血战大杨湖时,爸爸代表六纵立军令状:“打剩一个旅我当旅长!打剩一个团我当团长!打剩一个连我当连长!全纵队打光了,我们对得起党,对得起哺育我们的太行山父老乡亲!”
  
  凡是跟随爸爸打过仗的人都跟我说过,爸爸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只要有红旗的地方就能找到王近山!而红旗往往都插在战场上的最前沿!人在红旗在,一个旗兵倒下了,另一个冲上来接过旗帜继续前进。他就是靠着这种器宇轩昂、压倒一切的风姿,鼓士气,壮军威,让敌人胆战心惊。
  
  爸爸1951年到了朝鲜战场,担任三兵团代司令员,指挥5个军作战。当时敌我装备悬殊,我军一个军的军事装备还不如美军一个团,美军掌握着绝对的制空权,据说当时志愿军司令部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白天都不行动,只有到了晚上我军才能出动。爸爸是个例外,非要白天出去看地形,说只有白天才看得清楚,有时连警卫员都不带就往外冲。他的司机朱铁民也是个贼大胆,敢于舍命相陪司令员奋不顾身驰骋疆场,他们就这样在朝鲜战场上侦察了三天三夜。
  
  第五战役失利后爸爸在总结会上大发雷霆,他把一个伤兵要见见美国大鼻子的话也捅到了会议上:“我们的兵连美国人都没见到,就让人家给拍了,这么打仗怎么行?这是放羊撵狗的打法,不讲战术!这样打滥仗,是葬送军队,是拿我们的兵去送死!”没有人敢如此大胆地冲着总部领导发火,这也就是“王疯子”。毛主席总结此次战役的失误,说“各级领导都有一定的责任,但又不能负全部的责任”,并且还少有地自责说:“是打急了、打大了、打远了。”
  
  爸爸一生中指挥的最后一次着名战役就是上甘岭战役。当时朝鲜战争联合国军第八集团军司令、美国四星上将范弗里特,为了在退役之前,给自己的军旅生涯画上功德圆满的句号,赌气在朝鲜战场上的一个小小的无名高地五圣山,进行了一次规模空前、震惊世界的战役,谁想他命运不济,遇到了“王疯子”。
  
  上甘岭这块不足4平方公里的阵地,原是基伟叔叔率领的十五军的防区。联合国军发动了强大的“金化攻势”,投入大量火力兵力,每天都向上甘岭高地倾泻几十万发炮弹和成百上千吨炸弹,十五军在给对方以大量杀伤的同时自己也伤亡惨重,打到第七天,十五军第四十五师已经几乎要打光了。危急时刻,爸爸打电话:“基伟,你撤下来,我让十二军上!”秦叔叔说:“我不下!死了也不下!”爸爸说:“那就一言为定,十五军不下!不过,十二军也要上,我把十二军配属你指挥,怎么样?再增调些炮兵,还有一个喀秋莎炮团!”
  
  就这样,本来正在换防去后方休整的十二军返回前线,投入战斗。爸爸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说:“李德生一上去,我就可以放心睡一觉了。”开始肖永银叔叔还跟爸爸提出部队指挥权的归属问题,意思是十二军要打就要名正言顺。爸爸当时就火了,说:“到了这时候还考虑那么多?!你们先打,交十五军指挥,等打完仗再说。”
  
  李叔叔带着十二军两个师四个团的兵力,配合着十五军坚守无名高地43天,其中的英雄人物事迹可歌可泣、惊天动地。这场战役,由两个连阵地的争夺,发展成了战争史上罕见的战役规模的持续激战,敌人投入兵力达6万余人,最终以损失2.5万余人、损失飞机270多架、大口径火炮60余门、坦克14辆的惨败告终。上甘岭战役的胜利震惊世界,让美国人和全世界都扎扎实实地领教了“王疯子”的厉害。
  
  但爸爸不只是铮铮铁骨,也有柔肠。当听到司机朱铁民说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孩子时,他沉思之后慨然说:“别着急,等我们回国后我给你们俩找最好的大夫。如果还是不能生育的话,我回国之后所生的第一个孩子,无论是男是女都送给你!”
  
  这句话决定了我的命运,爸爸一诺千金,真的把1953年11月出生的我送给了朱爸爸,从此我就有了两个以不同方式爱我的爸爸。
  
  一纸离婚诉状,弄丢了肩头的将星
  
  我听到的关于爸爸妈妈当年的“战地浪漫曲”有许多版本,比如,爸爸妈妈一见钟情,爸爸用大红马到医院(或宣传队)接走了妈妈;再如爸爸在神头岭战斗中身负重伤,住进了129师医院,碰巧是妈妈负责护理,一同住院的陈锡联叔叔牵线搭桥……
  
  其实,1943年消灭日军“战地观摩团”的战斗背后另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原委。那时爸爸率部赶去延安,途中忽然听说后勤部队被敌人包围了,其中包括妈妈所在的医院,立刻率部返回解救,正巧遇上日本鬼子的“战地观摩团”。请示上级已经来不及了。根据天时地利判断,这是一块送到嘴边的肥肉,哪有不吃的道理?爸爸果断部署了战斗,就像神兵天降打得小鬼子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www.gs5000.cn
  
  妈妈原名叫韩秀兰,就因为爸爸的名字里有个“山”字,她便把名字改成了韩岫岩,居然一下改出了两个“山”。
  
  叔叔们还告诉我当年广为流传的一句顺口溜:“刘伯承一只眼,就是看不见韩岫岩”,这又是一个故事。解放战争时期,一个战役接一个战役,爸爸和当军医的妈妈几乎形影不离。妈妈即使怀了孕,也得挺着大肚子跟着东奔西跑。有一次,一不留神从山上滚下来,妈妈受伤,孩子也不幸流产了。爸爸心痛极了,想了个绝妙的方法,为妈妈设计了“豪华型”的交通工具——一辆骡子拉着的平板车,四周搭起了棉布帘子,乍一看,就像农村娶亲用的大花轿呢!那段时间,妈妈就坐着这辆“山寨”版的大花轿,很是“招摇”地跟着爸爸南征北战。这件事反映到了刘伯承司令员的耳朵里,据说刘不置可否,一笑了之。后来有一天,刘伯承元帅恰巧在路上碰到了“大花轿”,妈妈跳下车,敬个军礼,莞尔一笑:“刘司令好!”有人告诉他这就是“王疯子”的媳妇,刘司令挥挥手说“走吧,走吧”。
  
  爸爸对妈妈的爱轰轰烈烈,毫不掩饰,甚至很夸张。但是到了他们闹离婚的时候,也是不可开交,满城风雨。
  
  因为我吵:据兄弟姐妹们说,为了表示对爸爸将我送人的怨恨,妈妈发誓再也不生孩子了,又是吃麝香又是用麝香。爸爸和妈妈都是个性很强的人,争吵起来总是互不相让,越吵越厉害,脾气暴躁的爸爸常常气得在家里“劈里啪啦”地摔东西……
  
  因为跳舞吵:爸爸喜欢跳交谊舞,妈妈也曾是他最好的舞伴,但闹矛盾后妈妈就不再陪他去跳舞了,还越来越厌恶爸爸跳舞。她说:“一男一女搂抱在一起,不跳出毛病才怪呢。”爸爸负过七次伤,一条腿和一条胳膊都骨折过,他穿的皮鞋是特制的,一边要比另一边高5厘米,这样才能正常走路。妈妈竟拿此来讽刺爸爸:“别看他腿瘸,一跳舞就不瘸了。”
  
  最后的大爆发则是因为我小姨。因为妈妈工作很忙,后来又上了北京医学院,没有时间陪爸爸,想了半天,想出一个“好办法”,就是把我小姨接到家里,由她陪我爸爸跳舞。小姨韩秀荣当时刚从大学毕业,活泼开朗,对年轻的将军爸爸十分崇拜。可妈妈看到爸爸和小姨一到周末就出双入对地去跳舞,平日里两人也谈笑风生,竟开始怀疑爸爸与小姨好上了,她伤心自己最爱的两个亲人如此对不起她。妈妈越来越不信任爸爸,不论他去上班还是开会,都要严加盘问,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妈妈性格固执而且激烈,她使用了当时最典型的做法:发动亲友声讨、找组织、去妇联。在妈妈的投诉下,小姨也被妇联的同志带走,发落到内蒙古呼和浩特一家医院工作,从此人间蒸发。
  
  妈妈这些激烈、强硬的手法激怒了爸爸,于是,一纸离婚诉讼状层层上递,直到中央,最终搞成了震惊军内外直至全国的大案要案,还闹到了毛主席、刘少奇林彪那里。
  
  当年,不少高级干部进城之后,换老婆现象比较严重。党中央为严厉打击这种不正之风,对很多干部进行了严厉处分,人们称之为“铡美案”。被妈妈一闹,爸爸竟成了“铡美案”典型。爸爸的老战友以及很多中央领导人找爸爸谈话,希望爸爸不要离婚,有人甚至暗示说,离婚的话会受到严厉的处分,只要不离婚哪怕是维持现状也行啊!但爸爸却斩钉截铁地说:“我王近山明人不做暗事,离婚我铁定了,组织爱咋办就咋办!”
  
  1964年初,爸爸和妈妈离婚了,人们评价:王近山和韩岫岩在战火纷飞时能够生死相依,在天下太平时却分道扬镳了。中央的处分也很快下来了:撤销大军区副司令员职务,降为大校;开除党籍;转地方安排。
  
  很快,爸爸被安排到河南周口地区西华县黄泛区农场当副场长,负责上千亩苹果园的种植、养护。爸爸离开北京之前坚持说:“河南的生活条件很艰苦,你们不要跟着我去了。”于是,妈妈带着除我之外的7个子女,搬到了王府井帅府园的一栋高干住宅楼里。7个孩子每人每月的抚养费是40元,由爸爸供给,妈妈掌管。
  
  组织希望曾当过爸爸勤务员的黄慎荣阿姨跟着爸爸去农场,照顾他的生活。这年10月初,爸爸和小黄阿姨结了婚,成了一对相依为命的患难夫妻,后来生下我们的两个小弟小妹。
  
  虽然身在农场,但爸爸魂牵梦萦的还是他深爱的部队。在爸爸的老部下、时任南京军区参谋长肖永银的建议下,1968年底,爸爸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坦承了自己的“错误”并恳请回部队工作。第二年春,“九大”在京召开,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将爸爸的信面呈给毛主席。不久,中央军委批示,恢复爸爸6级(副兵团级)待遇,担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
  
  爸爸重新“出山”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妈妈那里,妈妈高兴得像小孩子过年一样。那天,妈妈带着大姐和二姐过来了。妈妈的眼神异常明亮,一进门就高兴地对我说:“小元儿,你爸爸‘解放’了,在南京军区当副参谋长。他让你们都去南京当兵呐!”其实当初爸爸受了重处分,妈妈一点也没高兴起来。离婚后,刚强的妈妈确实也付出了非常的艰辛,在照顾六个孩子的同时,还完成了学业,当上了医院副院长。
  
  妈妈离休后,有时将我们兄弟姐妹叫到身边,絮絮叨叨地跟我们讲过去她和爸爸的点点滴滴。她始终不承认她跟爸爸离了婚,还说她从来就没见过他们的离婚证书。妈妈的家里,一直都挂着爸爸的那张穿着将军服、神采奕奕的彩色大照片。妈妈还将自己一张彩照放大到和爸爸照片一样大,并排挂在客厅的墙上。每逢过年的晚上,妈妈都要做上一大堆好吃的饭菜,摆在爸爸大照片下面的桌子上,点上一炉香,再摆上一副给爸爸专用的碗筷和酒杯,絮絮叨叨地跟爸爸说上一阵儿悄悄话,才开始吃年夜饭,年年如此。
相关文章推荐:
  • 毛主席怒惩花心高级干部王近山
  • 王近山生平简介
  • 王近山的故事和事迹
  • 上一篇:王近山的故事和事迹
  • 下一篇:毛泽东的童年趣事:被称“牛司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