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故事网-手机版

网站首页 > 战争故事 > 自卫反击战 >

老山兵们的越战记忆

   山脚下的声音一直若有若无的响着,既不前进也不后退甚至连位置也没移动过;我们备战已经将近两个小时了,人的神精从最初的亢奋渐渐转入低迷之中,我的眼又酸又痛,黑暗里它们根本无法起到哪怕是一丁点的作用,相反由于注意力的高度集中而加速了疲惫的进程。

  
  爆炸声!火光自越军潜伏地域猛然升腾起来,打炮了吗?可是我们并没有听见炮弹划空的声音啊!是地雷,我的心里禁不住激动起来,说不定敌人踩的就是我埋的雷呢!
  
  "轰!"又是一声巨响,这次是炮击,来自北方的炮弹一瞬间在阵地前五百米处炸开了一朵耀眼的光花;我下意识地把脑袋往战壕里缩,我已经能清楚地听到从北方从我军的纵深地域骤然响起的片片沉雷,紧接着是数不清的尖锐啸声划过头顶砸向我军前沿不远处。眼前的景象壮观极了!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满山遍野植满了火树银花,我们听不见爆炸声,因为爆炸声已经连成了一片,我们分不清天和地,因为天和地乃至空气都已经被猛烈地炮火宣染成了灰色。
  
  战壕里的士兵们再度兴奋起来,不少人伸长了脖子凝视眼前这场毕生难见的雄伟景象。 阵地前除了爆炸声再也没有别的声响了,尽管炮火印红了半边天,但能见度依然不高,我们找不着越军存在的迹象,只有心里的感觉预期着越军的到来。
  
  过四点,炮停,阵地前各种声响突然吠杂起来;呻吟声就在不远处传来,还有压抑的命令声以及拆断树枝踢掉石块的声音,越军上来了!
  
  四号哨位报告:阵地前二十米出现模糊身影;三号哨位报告:阵地前有人往高地扔石块;排指和五号哨位也相继发现敌情。我哨位当面却异常寂静,没有声音没有人影甚至连风也是静止的。
  
  班长的机枪一直在转方向,枪口就在我的眼边晃,他会发现什么吗?我的眼睛不敢看他,黑暗里我只能目不转睛地注视前方。金崇飞的手敲着我的后背还有他手里的手榴弹,他一定比我还紧张,因为很快我就觉出他不是在敲我而是一种不由自主地颤抖;战争就是这样,哪怕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士兵也仍然无法完全克服大战前的紧张与不安,更何况我们呢!
  
  照明弹!一颗两颗三颗;排指机枪响,一响枪,越军马上有了反应,我能听到来自前方各处的吼声,声音很大;我还是看不见人,班长手里的机枪一直没响,我能注意到那不停转动的枪口;还有余德旺,他的身子甚至探出了战壕。排指那边打开了锅,曳光弹象莹火虫,手榴弹象大爆竹,借着火光我们终于看清了眼前的坡地:人啊!全是人啊!弯着腰的,趴着的,蹲着的等等,越军都到眼面前了!
  
  我们拼命地投弹,甚至连枪都忘了放,投弹,两个一组,三个一束,阵地前炸开了花,我能听到弹片尖锐地呼啸声,我还能听到弹火里敌人的鬼哭狼嚎声!余德旺最大胆,我不知道他的胆子是从哪冒出来的,自一开打他就窜上了战壕,手榴弹可劲砸,左右开弓地砸,烟火里他就象一尊战神。隔壁哨位有火箭筒,排指还有门八二无,这些重火器的射击不时在阵地上掀起一一潮高似一潮的热浪。
  
  到天亮,天亮越军的攻击更加猛烈了,还有越军的炮兵,各种炮弹简直要把整个山头给摧毁荡平了。 七点左右,越军攻上四号哨位,并以两个班的兵力向我哨位攻击前进,我军各哨位组织交插火力阻击越军,十五分钟把小鬼子干下去。
  
  战斗至上午,越军攻击部队突破我高地右翼战壕,并逼迫我军一部兵力撤回猫耳洞固守待援;战斗进入白热化阶段! 我与班长一直堵着洞口,他疯了似的端着机枪转劲扫,数不清的子弹划过他的身边,他不自知;数不清的碎石砸在他的身上,他也不自知!我的心里象是堵了一块棉花,我不能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景象,更不能接受身边骤至的死亡。金崇飞的手断了,一枚手榴弹擦着他身前爆炸,一团烟火盛开在他的身上,惨号!痛哭!没等我们扑过去,他已经摔到坡下去了。余德旺抢救金崇飞,越军打过来的弹雨紧贴着他的脚后跟,我只能趴在壕壁上拼命射击,他们的身后就是越军,越军的身后则是由我军各炮群打出来的一堵火墙,火墙里则是一场死神开设的分尸宴 ! 枪弹追着余德旺的屁股打,我与班长则拼了老命地压制紧跟不舍的越军;说实话,我真没想过他们俩能活着爬回来,但他们真的活下来了!这也是一种福份,是余德旺和金崇飞共有的福份,要不,你说那满世界乱飞的弹片咋就伤不到他一丝一毫呢,没有他,也就没有了金崇飞。
  
  阵地上象是口烧沸了水的大铁锅,就连空气也随时随地的被高潮迭起的战斗撩拔的火热滚烫!晌午,可能是这个时间吧,来自我军强大炮兵的火力支援突然沉寂下来了,这让所有一线士兵们的心骤然跌入了谷底,没有了炮,我们还能坚持下来吗?越军越涌越多了!山坡上,石缝里,到处都是越军蠕动的身影;各哨位几乎都到了崩溃的临界点。
  
  我们快没子弹了!这是极其现实的问题,而越军的弹雨密集的象在下雨,有好些时候我们连头都无法露出掩体了。班长命令我们撤回洞里去,这是没有办法的,既然战壕守不住那就只有退缩到洞里,那时节,我们的心里真的绝望到极点了! 邻近几个哨位也都钻洞了,我能听见外面刺耳难听的越南话,象是欢叫更象是鬼哭狼嚎! 班长已经第二次负伤,整个左半身都在血里泡着,可谁也拉他不下来,他就那么抱着机枪死死地阻击着企图爬上阵地的越军。
  
  我挤不进射击台,我想帮忙,我想战斗,可我除了不停地替他压子弹真的帮不上什么忙了。身后余德旺一直紧紧地抱着已经处于深昏迷状态的金崇飞,我不敢看他们,我不敢看极可能在下一秒钟就会死去的战友兄弟。我给班长包扎伤口,越军就在前方十来米远的地方怪叫着,他们的人真多,也确实非常勇敢,那么多子弹那么多炸弹每一块弹片都能夺去他们的生命,可他们仍然不遗余力地往上冲。山坡上一地的越军死尸,白乎乎的晃眼极了;隔壁哨位有火箭筒,翻卷的火舌不时撞入越军的攻击队形,那满天扬起的肢体/钢盔/破枪,真的美极了!
相关文章推荐:
  • 几代人童年记忆:上世纪国产经典动画回顾
  • 汶川:无法忘却的记忆!(图)
  • 越战令人震撼的战争场面
  • 54军越战传奇:七个炮团齐射一座孤山
  • 债主的记忆力比债户强
  • 春节的乡村记忆
  • 上一篇:一个参战老兵的回忆:威震南疆战神显威
  • 下一篇:烹食人肉的真实故事